华谊兄弟再度缺席“国庆档” 兄弟俩不断减持 王忠军能卖的都卖

即将到来的“国庆档”,华谊兄弟(2.280, -0.02, -0.87%)再度缺席。

而今年以来,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兄弟的主要工作,是不断减持公司股份,以解决自身的债务危机。

公司退市的风险确已较大程度消除,可业务问题如何解决呢?

王氏兄弟不断减持

过去的几年,华谊兄弟和王忠军、王忠磊兄弟,一直在为钱发愁,今年,同样如此。减持华谊兄弟的股权,成为了兄弟俩获取资金的最重要手段之一。甚至,多次将所质押的股权,直接转让给债权方,形成变相减持。

9月27日,控股股东王忠军,将所持华谊兄弟5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80%)转让给中融信托。交易完成后,其还有7000万股质押在该机构。

两个月前,王忠军曾采取同样的方法,拟将0.76%股权转让给民生信托,但直到现在仍没有完成过户。

两次大规模变相减持,理由都是偿还股票质押融资债务,降低质押风险,更好地保障控制权稳定性。

除上述手段之外,去年至今,王氏兄弟一直通过二级市场密集减持华谊兄弟股份,已顾不上公司股价的高低。可见,是多么缺钱。

去年11月-今年3月,王忠磊以约3.6元/股均价,减持套现1.34亿元;王忠军今年开始出手,在3月-7月,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减持,合计套现超过2亿元。

不断减持和股权转让,导致二人持有华谊兄弟股权持续下降。

2021年,二人合计持股还有25.41%,截至目前,王忠军、王忠磊分别持有华谊兄弟14.33%和3.35%股权,合计持股17.68%,已累质押16.82%股权,占持股总数的95.13%。

债务压力始终高悬。据公告披露,今年8月之后的半年内,兄弟二人将有4.57亿股(占持股总数的84.48%)质押股份到期,对应融资余额为7.29亿元。目前,部分质押股权正在协商续期,存在一定平仓风险。

能卖的都卖

王忠军是北京大院里面长大的一代人,也是“京圈”的代表人物之一。

1994年,他从美国归来,和弟弟王忠磊一起创立广告公司,靠着中国银行(3.090, 0.04, 1.31%)全国网点标识更换这一大单,快速积累了第一桶金。

几年之后,王忠军经人介绍认识了冯小刚,二人一拍即合,闯入电影行业。当时,国内电影市场全部由各地国有电影制片厂把持,民营电影尚在萌芽中。

正是王、冯携手,开创了中国民营电影和商业电影的新时代,“冯氏喜剧”开辟并长期独霸“贺岁档”。

当时,国内一线明星、导演等,齐聚华谊兄弟麾下。公司每年的周年庆,几乎半个娱圈到场。

2009年,华谊兄弟成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成为“民营电影第一股”,王氏兄弟身家水涨船高。

兄弟二人不是中国最有钱的老板,但无疑是最风光的。他们不是明星,但出席公开场合,身边总是明星围绕。

王忠军喜欢品红酒、买豪宅,更是全球各大拍卖市场的常客。2014年,豪掷3.77亿元,拿下梵高的《雏菊与罂粟花》。

之所以对名画如此痴迷,是因为他早年也是学画画出身,自己认为“我大多数的细胞是艺术家的细胞”。

然而,当债务压力已威胁公司安全时,但凡能卖的,都被他摆上了货架。

在2019年的亚布力夏季高峰会上,王忠军自曝,已出售了不少收藏的画作来解决自身资金压力。次年,有消息称,他又以2.2亿港元,出手了自己名下香港中半山富汇豪庭的连体豪宅。

电影主业青黄不接

即将到来的“国庆档”,将有《万里归途》、《钢铁意志》、《平凡英雄》等7部剧情和动画电影上映,背后难寻华谊兄弟的身影。不过,对于影迷们来说,没有华谊兄弟并未感觉缺少了什么。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过去,华谊的电影是中国电影(9.930, -0.13, -1.29%)的风向标,更是票房榜TOP名单上的常客。如今,就连由它开创的“贺岁档”,它也时常缺席。

华谊兄弟到底做错了什么?

上市之后,公司走上了一条资本扩张的道路,影视之外,在游戏等泛娱乐领域投入重金,极大分散了资源,导致影视主业在竞争中止步不前。

2014年,公司更是大举进军实景娱乐,意欲通过手中掌握的影视IP,将自身打造成“中国的迪士尼”。这是一个投入大、见效慢的行业,且需要影视主业持续提供支撑。

在此期间,中国电影行业风云变幻,市场格局不断被改写。

北京文化(3.830, -0.02, -0.52%)以眼光著称,持续压中《战狼2》、《流浪地球》等高票房电影;光线传媒(7.100, -0.08, -1.11%)则通过《哪吒之魔童降世》打开了国漫市场;博纳影业(9.690, -0.04, -0.41%)更是以《红海行动》、《湄公河行动》、《长津湖》等影片,确立了自己在大国题材上的绝对霸主地位,票房和口碑双丰收。

华谊兄弟还有什么?这几年,公司拿得出手的主控影片,只有屡次撤档,终于在2020年上映的《八佰》。其他项目投资的失败,导致公司在亏损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2019年-2021年,公司连续归母净利润亏损,亏损额合计达64.41亿元。今年上半年,业绩仍没有好转的趋势,继续录得亏损1.92亿元。

业绩和资金的双重压力之下,华谊兄弟不得不改变过去摊大饼式的发展方式。重新确立了以“影视+实景”的轻资产商业模式。

2021年,公司陆续出售与主业关联不大的资产,以回笼资金。

8月,以2.25亿元将实景娱乐公司15%股权,转让给西藏景源,从公司合并报表中剔除;9月,以8.70亿元将所持英雄互娱15%股权,转让给自然人陈琛,估值较6年前已大幅缩水。

在公司电影资源的储备库中,确实有一长串名单,但除了《流浪地球 2》、《美人鱼 2》两部续集电影,还有谁是值得期待的吗?

很多华谊兄弟的投资者都会关心,公司再这么萎靡下去,最终会不会退市?近期,公司就此作出回应称:退市风险已较大程度解除。这不是因为公司经营的改善,而是得益于退市规则的改变。

相关文章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