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希里 鲜为人知的神秘净土

夏尔希里虽然是自然保护区,但作为军事管制区,这里并不正式对游客开放,只有零星的摄影爱好者慕名前来,并且参观者需要办理边境通行证,经历三道检查方可入内。

前往夏尔希里腹地的路途既美又险,越野车行驶在唯一一条单行沙土路上,像蜗牛一样沿着蜿蜒狭窄的山路缓慢盘升。越往上开,道路越陡峭,弯道和陡坡使汽车左摇右晃。从山下到山顶,在约20千米的山道上需要垂直上升1600多米,其险峻程度不输“怒江72拐”,但沿途风光不逊色于独库公路。道路前方,无论春夏,都能看到皑皑白雪覆在山顶,一层层薄雾如同轻纱围绕着山峦。

通过最后一道哨卡的审查,大门徐徐拉开,神秘的夏尔希里也慢慢揭开了美丽的面纱……眼前,群山绵延起伏,满目都是深深浅浅、交织错落的苍翠,成片笔直的雪松、亭亭的白桦和各种灌木将道道山麓点缀得气势不凡,白云在山间随意变换着姿态;丰茂没膝的芳草像块块巨大的绿色地毯,把座座大山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清泉在草丛边潺潺流淌……每一道山峦都是一道靓丽的景致,每一条山沟都是一个花团锦簇的世界,大自然神奇的画笔绘就了多彩的盛宴。

夏尔希里阴坡长树,阳坡长草。草的种类繁多,除了混生杂长,每一种草都有自己的领地,转一个弯过一个坡,草地景色就大不一样。

盛夏时节,热烈绽放的野花开满了路旁草丛间,一片片花的海洋是保护区内令人陶醉的一景。雪青的糙苏、淡紫的黄芪、紫红的红门兰、乳白的蔷薇、金黄的委陵菜等,向天竞放,把自己骄傲的答卷高高举过头顶。路基下,是集中盛开的红门兰花,它们孤独地簇拥在一起,花絮像无数个小铃铛,倚在陡峭的山坡上热烈绽放。

柳兰是夏尔希里花海的主打品种,它可以从6月一直开放到8月。到了9月中旬,花败后的柳兰用它那红叶、红茎点燃的热情,构成迷人的秋景,犹如一条红色的织锦覆盖在夏尔希里的土地上。在其他地方,人们基本看不到密度如此之高的花草,没有间隙,没有秩序,甚至没有起码的生存空间,一株挨一株,一棵挤一棵,但每一株花草都饱蘸激情,在丛林、雪峰、白云与蓝天的衬托下,开得姹紫嫣红。它们一代又一代地繁衍,花谢种熟,来年雪水融化,种子又冒出嫩芽,抽枝展叶,吐蕾结籽。

夏尔希里自然保护区的地势高差巨大,造成了气候类型随高度逐渐演替的垂直变化,从而使土壤和植物的垂直梯带性差异非常明显。保护区西部(夏尔希里地区)基本无夏季,只有冷暖季之分,东部(江巴斯地区)则四季分明;西部一般在9月下旬就开始降雪,而东部要到10月下旬才开始降雪。

进入以中高山带为主的夏尔希里西部,雪岭云杉是占绝对优势的乔木类型,它们分布于海拔1600~2700米的山地阴坡或沟谷中,常常形成纯林或与疣枝桦和密叶杨等组成混交林,并伴生有天山桦、欧洲山杨以及花楸等植物。

疣枝桦是欧亚大陆温带古老的小叶型阔叶树种,出现于白垩纪末期。该树种比较喜光、喜湿润,生长迅速,有先锋树之称,是夏尔希里重要的涵养水源和水土保持树种。疣枝桦在保护区的中山带中下部及河谷广泛发育,组成纯林或与欧洲山杨、密叶杨混交组成阔叶林;或与雪岭云杉组成针阔叶混交林。最有趣的是,在疣枝桦林里偶尔还能看到一棵棵20多米高的“夫妻树”。幼年时,一棵疣枝桦因风吹将自己的嫩枝搭在另一棵疣枝桦的树干上,日久天长,这根枝条插进对方体内,由此将两棵树紧紧连在一起,它们并肩而立,枝叶相盖,紧紧相依,大有誓死不分离之势。“夫妻树”在古代被称为“连理枝”,这是树林中一种特殊的生长现象,是指两株枝干连接在一起的树,人们用连理枝来比喻对爱情的忠诚。

9月的夏尔希里最美,青翠的云杉、金色的疣枝桦、火红的花楸,还有那从山脚红到山顶,从路边红到天边的柳兰,构成了一幅生动绚丽的自然画卷。走进这里,犹如在长长的画廊中穿行,一步一景。

在一处略宽的拐道,悬崖边有一处简易的护栏,姑且称之为观景台吧。三三两两的游人休憩拍照,凭栏远望,风光如画。远有山影,近有谷峰,高有云天,低有花海。

在夏尔西里见到野生动物是件很平常的事。远处一条小溪边,两只马鹿正在喝水。而更远处的山梁上,有几十只在山坡上悠闲吃草的黄羊,一只头羊站在最高处瞭望,呈弓形的两只羊角像举起的两把利剑直刺苍穹。再往林子深处走,或许会碰见雪豹、高鼻羚羊、棕熊等国家保护动物。

继续向前一二百米,一道由白色水泥界桩拉设的铁丝网赫然出现在道路右侧,那是国界线,铁丝网对面,就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国家的概念在这里一下变得真实起来,不再是抽象的地域,而已具体到几步的距离。

本文节选自《百科知识》2022.9A

相关文章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