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理工学生发起联署抵制王攀:永久禁止其招研资格

11月25日,据相关媒体报道,从武汉理工大学宣传部核实到,该校确实公示了研究生导师王攀的招生资格,同时强调目前恢复资格一事仍在走流程,公众有意见可以反馈给研究生院。在舆论强烈批评校方做法和王攀复出的情况下,武汉理工已经撤下了这项公示,校方与公众的立场体现出巨大的差异。

网络图片显示,王攀位列通过硕士研究生招生资格审核教师名单之中。目前,网站“通知公告”一栏中已无上述公示。此事一经报道,即在网上引起热议,武汉理工大学党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回复称,网络流传的公示截图并不是最终名单,目前流程还在进行中,公众若有意见可以反馈给研究生院。

当年校方就陶崇园事件发布的情况通报该公示也引起了武汉理工大学校内学生的不满。11月26日,澎湃新闻获悉,武汉理工大学部分学生从25日以来开始行动,他们制作了一个公开的网页,呼吁社会公众、校内学生和教职工通过实名签署联名信的形式(以下简称“联署活动”),抵制王攀恢复研究生招生资格,这封联名信将在研究生招生资格公示期间(2020年11月27日17:00前)以书面形式上交学校相关部门。

联名信写道,身为关心校园发展的热心武理学子,我们呼吁永久禁止已故学子陶崇园导师、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教师王攀教师的招研资格。2018年3月26日,我校研究生陶崇园从其宿舍楼顶坠楼身亡,此事引起社会热议。2018年4月8日,我校发布通报称,王攀存在与学生认义子关系等与科研无关的行为,以及指导学生升学就业过程中方式方法欠妥等情况。据此调查结果,校方停止了王攀的研究生招生资格,对其作出了停职处理。然而,时隔两年,校方却一改前态,做出令众多师生愕然的决定:2020年11月20日,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院官网发布的《关于学校2020年通过博士硕士研究生招生资格审核的教师名单公示》中,王攀之名赫然在列。

王攀之所以格外受到舆论“监视”,是因为2018年3月26日他的研究生陶崇园在宿舍区跳楼自杀。从其留下的信息看,被怀疑对陶崇园实行精神控制和学业干涉的王攀难逃其咎。校方当时发布的通告确认,王攀确有让陶崇园认义父子关系的事实,“指导升学就业过程中方式方法欠妥”等问题。

武汉理工在陶崇园自杀后停止了王攀的招生资格,表示将依规依法处理,绝不姑息。两年后,人们看到了校方的真实态度,先是公示走程序准备恢复王攀带研究生的权力,遭到舆论狙击后慌忙扯下公示。这都是些搞小动作的作态,证明武汉理工在对待陶崇园事件上很不严肃的一面,不够光明正大。

狐度工作室评论,老实讲,像王攀这样对学生大搞PUA,让学生到家打扫卫生,让陶崇园“叫爸爸”,操控学生升学就业的种种行径,究竟属于什么性质的打压?又要处以怎样的惩戒?武汉理工掌握许多选项,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外人无权置喙。但若要恢复招生资格,强行闯关之前,校方还要解决一些前置条件。

正如上述联名信所写道,我们坚决反对此决策,原因如下:

第一,我国研究生阶段实行的是导师责任制,研究生导师对其学生的科研、升学、就业、生活等都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在导师与学生存在着严重关系不对等的情况下,一位好的导师对于学生未来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第二,陶崇园坠楼自杀身亡的事件中,结合陶崇园家属的证词、陶崇园生前对其研究生导师王攀的抱怨以及和王攀的聊天记录、邮件往来,我们认为王攀在其教学过程中存在的不正当教学行为是导致陶崇园坠楼事件发生的重要原因。

第三,考虑到王攀过往教学生涯中存在的种种有违师德的行为,我们认为他不再适合担任研究生导师。如果这样的教师继续进行教学,必定会影响学生的权益、危害学生的前程发展。再加上,此事已经引起社会关注,若校方不对此事进行严厉处罚,必定也会影响到学校的声誉,有损学校形象,从而不利于学校的长远发展。

综上所述,我们在此郑重对校方恢复王攀的研究生招生资格这一行为提出异议,并衷心希望学校停止本次恢复王攀研究生招生资格计划。

相关文章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