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潮”来袭?据不完全统计 今年有超40所高校已更名

今年,已有一大批高校更名成功。对此,我们盘点了部分今年成功更名的高校,一起来看:

从表格来看,今年有30余所独立院校转设更名。今年5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提到,到2020年末,各独立学院全部制定转设工作方案。因此,今年也是独立学院转设更名比较集中的一年。从今年高校的更名情况来看,独立学院转设更名的占比较高。

今年有7所职业院校正式升格为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其中6所更名“大学”,成为本科“职业大学”,关于“湖南软件职业学院”(本科),在《教育部关于同意湖南软件职业学院升格为本科层次职业学校的函》提到,湖南省人民政府于2020年12月底组织对该校进行测评指导后,将测评报告于2021年1月10日前报送教育部,教育部将据此批准更名为“湖南软件大学”。而近两年产生的一批职业大学更名潮,主要因为2019年2月《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明确提出要“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

值得注意的是,表格里比较特殊的是山西商务学院转设为山西工程科技职业大学,这是山西大学商务学院整合山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山西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山西省商务学校办学资源转设为省属公办理工类本科职业学校,和其他独立学院的转设情况有一定区别。

当然,还有一些高校进行了同层次更名,比如山西轻工职业技术学院更名为山西铁道职业技术学院、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更名为江苏电子信息职业学院、重庆房地产职业学院更名为重庆建筑科技职业学院、南通航运职业技术学院更名为江苏航运职业技术学院等。

近两年,高校更名的新闻时常出现,除了独立学院转设更名、高职学校升格为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外,其他一些拟更名的高校也值得关注:

此外,还有一些高校也正在筹备更名。比如,2020年10月19日,合肥市政府第71次常务会议听取了《关于合肥大学创建工作进展情况汇报》,目前已同意启动合肥学院更名申报工作,接下来将以合肥市政府名义函商安徽省教育厅,由安徽省教育厅向省政府及教育部正式申请;2020年11月9日,安徽省六安市政府副市长王岚到皖西学院调研六安市人民政府支持皖西学院筹建皖西大学相关措施落实情况……

高校“更名潮”来袭

其实,为顺应发展需求,更名的高校不在少数,上述列出来已确定更名的、拟更名的、筹建更名的高校也只不过其中的部分而已。

对于部分高校来说,学校更名意在升格,升格的好处较多。此外,跟着名字变动的还包括学校的招生指标、教育收费、学位授予资格、职衔评定标准、教育拨款等。

而对处于成长期的高校来说,随着办学层次和思路的改变,希望能够对校名进行调整,以贴合学校形象,增强竞争力,更好地进行招生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教育部办公厅发布了《高等学校命名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办法》的发布,对高校更名提出一些限制,也为高校更名指明了方向。

高校更名,都带着学校发展建设的美好期待。高校也均希望以此为契机,抓住新一轮高等教育改革发展机遇。愿更名的高校获重要发展,实现重大突破!

链接:国外大学校名更改的过程

虽说,大学更名在国内并不新鲜,也一直是经久不衰的话题。但校名更改要有怎样的过程?对大学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对此,密苏里科技大学的做法或许能给更多有更名意愿的高校以启示。

密苏里科技大学,本名密苏里大学罗拉分校。2006年10月,时任校长约翰 •F. 卡尼三世宣布了更名计划。该校更名源于对生源危机的担忧。同时,校董会认为,密苏里大学罗拉分校并没有反映出学校在STEM领域的优势。

除了对生源的担忧,品牌识别、学校声誉、市场地位、募款以及科研经费支持等因素也影响着更名决策。为此,校方专门起草了《校名变更白皮书》,围绕四个核心展开讨论:

■如何将罗拉分校与密苏里大学中的其他分校进行区分

■如何反映学校的全国性愿景

■如何扩大市场份额,招入最好的学生

■如何提升大学声誉

有白皮书在手、明确了这场更名行动要达到怎样的目的后,校方开始进行全校性的意见征集。

调查发现,反对更改校名的群体主要是在校本科生和新近毕业学生,而教职员工和研究生则更支持更名。校友调查则显示,70%的校友对变更校名表示支持。不过不少人在阅读白皮书后从反对派转为支持派。

然而学校在此时发现,被调查群体仍缺少最关键受众,比如学校申请人、毕业生雇主。为此学校聘请第三方公司,进行深入调查,调查对象主要是雇主代表、高中聘请的大学申请咨询师等。调查显示,尽管雇主群体更认可原名,但潜在生源从五个名字中选出了“密苏里科技大学”这个名字,认为其最有吸引力。

卡尼校长将这些结果呈现在校董会面前,校董会允准将密苏里大学罗拉分校更名为密苏里科技大学,新校名于2008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

而新校名如何顺利取代老校名也是一项庞大的工作。学校迅速成立了“更名委员会”,邀请校友关系部、体育部、职业发展中心、学生资助中心、IT部、招生注册管理部以及众多院系,与媒体关系团队一起进行与校名更迭有关的活动。更名委员会还联系了两年前已更名的两所兄弟院校寻求意见和帮助,并申请额外的更名费。更名委员会每周召开一次例会,解决校名更改后带来的无数细节问题。

除了内部工作,更名委员会最希望外部的潜在生源和校友了解学校名称变更的情况。学校在选校资源方面,如投入了一笔资金,进行了一系列明信片与电子广告营销。

2008年1月1日正式更改的校名产生了哪些效果?数据显示,在“密苏里大学罗拉分校”这一校名使用的最后一年,学生注册总量是6167人,到2011年秋季达到7522人。随后在2013—2015学年里,学生人数屡破历史纪录,其中2015年秋季达到8889人,直到2016年才稍有下降,为8838人。纵观2007年到2016学年,注册人数总量上升了43.3%。

从数据看出,校名更改后,学生注册总量、外州生源问询量和雇主兴趣都有提升,虽然难以证实校名更改直接带来了这些积极的数字,但足以证明新校名没有产生任何负面影响。

相关文章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