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盲”也是病 得了易社恐

生活中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明明前一天刚一起吃过饭/上过课/开过会,第二天再跟TA打招呼,TA却跟没见过你一样。

或者是这样的人:明明只是多年前匆匆见过一面,多年后再见,TA还是能在众人中一眼认出你,并说出你的名字。

前者并不是高冷人设,后者也不是偶像剧桥段,他们的问题可能都出在同一方面:人脸识别,只不过是相反的方面,前者称为“脸盲者”,后者称为“超级人脸识别者”。

近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的研究人员有个研究项目:邀请志愿者参与一个关于面部识别能力的测试。UNSW面部测试大约需要15分钟,且非常困难。

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心理学家,第一作者詹姆斯·邓恩说:“大多数人的得分在50%到60%之间,但超级识别者得分超过70%。”

虽然我们没办法参与这个测试,但通过春雨君今天的文章,你或许可以判断一下,自己只是单纯地分不清长得相似的人,还是真的有人脸方面的认知障碍?

“太长不看”版:

1.大多数人只是分不清长得相似的面孔

2.分不清外国人是一种普遍现象

3.脸盲症是大脑一些区域有损伤或发育不完善,目前无法治愈

近日“凡尔赛”文学都快被大家玩烂了,不管是对钱没概念的马老师,还是不知道什么是考生的“凡尔撒”,甚至是“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的李白,都被大家认为是凡尔赛文学的高端玩家,但是,大家不要忘了,还有一位“脸盲大佬”,其实也是早期的“凡尔赛”文学作家啊~

(不知妻美刘强东/图源网络,侵删)

当然了,这些大佬所说的毕竟只是谦语,就连我们普通人平时说的“不好意思,我脸盲”,不也是应付社交缓解尴尬的场面话么?

白百何王珞丹、明道阮经天、童瑶章子怡、松本润戴春荣(不好意思跑偏了),你都能分得清吗?

(还有哪些明星你总是傻傻分不清?/图源网络,侵删)

脸盲的极端情况有两种,一种是“人面失认症”,举目皆是陌生人,人生皆如初相见,这是一种认知障碍疾病,是指患者因大脑部位功能受损,无法辨识熟悉的脸孔,包括本人自己的面孔。

另一种极端情况就是“超级识别者”,多年未见仍恍如昨日,这种不是病,而是一种非凡的能力了。大多数人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多看两眼也能记住,但随着时间流逝就慢慢忘了。

不过,还有一种脸盲情况,,虽然也不是病,但确实很难区分,那就是“异族效应”。

所谓“异族效应”,是指人们对于本种族人面孔的识别和记忆成绩要好于对外种族人面孔的识别和记忆,简而言之,就是我们看歪果仁都长得差不多,歪果仁也觉得我们都长得一个样。

比如你是不是一直疑惑《指环王》、《霍比特人》中的灰袍巫师甘道夫和《哈利·波特》中的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邓布利多是不是同一个人扮演的?或者你有没有发现《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前两部和后面3-7部的邓布利多校长,其实是两个人扮演的?

“异族效应”其实是人类进化的特点之一,因为人脸识别系统如果长期适应于某些特有的面部特征,比如白种人较高的眼眶、非洲人较扁的鼻子,也会将自己调整得更加针对这些特征,而对超出这个范围的特征日渐迟钝。

因此,这样的脸盲其实很好改善,只需多看看外国人,特别是有意识地提醒自己不要混淆,就能让人脸识别系统重新拟合,校准到恰当的程度上。

当然,还有一种“异族效应”或脸盲情况,不是你自身的问题,你却怎么努力都记不住也分不清人脸,那就是发达的整形行业的问题了,清一色的大眼睛、高鼻梁、锥子脸,一张合照再P一下图,还能认出来谁是谁就厉害了。

目前为止并没有很好的神经科学手段来诊断“脸盲症”,虽然发明了各种基于面部识别的评价方法来测试“脸盲症”,但在准确性和可靠性方面没有很好的效果。

所以如果是不影响正常工作、生活的脸盲,其实是很正常的现象,不用针对性治疗,特殊场合多上上心就好了。

如果是“人面失认症”,其致病根源在大脑。二战中,一位德国中尉后脑中弹伤愈后,不认识自己的妻子,甚至对自己也感到陌生。根据这名中尉的特征,德国神经病学家约阿希姆·博达默最终得出结论:看到和认出人脸代表着两种不同的大脑功能。随后,他将这种病症命名为“人面失认症”,在实际应用中被更形象化的“脸盲症”所取代。

脸盲症既可以由先天遗传引起,也可以由后天脑部创伤导致。识别面孔的脑区包括梭状回、枕下回和颞上沟区域,这些区域的损伤或者发育不完善会导致脸盲症。也有研究表明,这些区域之间的神经连接出现异常的话也会引起脸盲症。

“人面失认症”在当前的医疗水平下,并不能治愈。通过日常生活中多加练习,能改善脸盲情况,比如轻度脸盲症患者能够认出家人朋友和经常见面的人,这表明通过不断地加强印象,认人能力还是可以提高的。

但大多数脸盲症患者会通过衣着和发型来认人,这样做的缺点显而易见:换个发型或换个衣服,昨天的朋友今天又是陌生人了。

相关文章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