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了整整一周终于站起来了 她说幸亏有“江苏康复小花”

(特派记者 是钟寅/文 张浩然/摄)时隔近50天,费敏(化名)终于站起来了。她从2月15日住院,到3月10日拔除气管插管,再到4月2日下床站立,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简单的站立动作,对她来说,要竭尽全力。康复治疗是新冠肺炎危重患者,在出院前必须迈过的一道坎。

第一次评估:最大吸气量不到正常水平的五分之一

纪婕是江苏省人民医院康复医学科病区护士长,作为江苏援武汉医疗队江苏省人医队的一员,先后在武汉市第一医院、金银潭医院工作。费敏是她转战金银潭医院后,重点关注的一名患者。第一次给费敏做康复评估的时候,结果并不乐观。纪婕说:“按照她的身高体重,正常吸气量应该有2700毫升,但她受疾病影响,当时最大吸气量只有500毫升。”

这样的肺活量无法支持基本的生理机能,费敏只能躺在病床上,依靠35升/分钟的高流量高浓度吸氧,维持生命。即便是吃饭这样简单的动作,只要动动勺子、张张嘴,她的脉氧指标也会掉到90以下,气喘吁吁。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是,费敏的双肺弥漫性纤维化病变。

像费敏这样的新冠肺炎危重患者,会有不同程度的肺功能损伤。即便是脱离了呼吸机,他们也难以立刻脱离氧疗。他们的生活自理能力,需要经过康复锻炼,才有可能恢复。

“这类患者不是靠跳跳广场舞、打打太极拳就能恢复的。”纪婕对费敏的吸气功能、呼气功能、呼吸肌力量等做了针对性的评估,制定了包括:体位管理、胸廓顺应性训练、上下肢活动、床边坐立……共8个方面的训练计划。

这些在常人看来轻而易举的动作,对费敏来说每一步都是挑战。从2月15日住院后,她就一直卧床,不仅肺功能因病受损,肌肉力量也严重退化。即便是在3月10日,她拔除气管插管,病情转轻后,也无力下床。直到4月2日,经过江苏省人医团队一周的康复指导后,她终于下床站立。

△ 纪婕

“我看到你就怕,但我跟你也是最亲的”

每次纪婕进舱,都会盯着费敏锻炼,密切关注的体征指标变化,根据这些变化再调整训练方案。“她很坚强,配合度高,很有希望。”在交流中,纪婕得知费敏是一名警察,因为照顾生病的父亲,不幸感染新冠肺炎。家人是费敏最大的牵挂,她也希望能早日康复,免得出院后家人照顾的负担太重。

“我看到你就怕,但我跟你也是最亲的。”费敏这样形容对纪婕的感觉,怕是因为锻炼太辛苦,恢复肺功能的每一步都非常艰辛;亲是因为纪婕发自内心的关心,让费敏觉得亲近。3月31日,医护人员为费敏在病房里庆祝了生日,纪婕给她送来一碗寿面,第二天还给她带了生日蛋糕。这些贴心的举动,让费敏把她当作了家人,还常用“康复小花天使”来称呼纪婕。

听到患者这样说,纪婕特别高兴,也期待费敏能早日康复。她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康复介入能帮助费敏恢复自理能力,甚至撤掉高流量氧疗,用普通氧疗替代。

“康复前移”对新冠肺炎患者至关重要

给新冠肺炎患者做康复训练不仅是需要专业知识,医务工作者还要承担更高的风险。“有效咳嗽,是必须要锻炼的项目之一。”纪婕介绍,有效咳嗽需要患者最大程度吸气,然后屏气,最后把肺底的气体全部排出,但这一动作必然会有挟带着病毒的气溶胶,从患者口中喷出。患者虽然会对着保鲜袋练习这一动作,但风险仍然无法完全避免。纪婕坚持要患者完成这一动作,因为这是康复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除此之外,她还教会了费敏使用腹式呼吸,通过膈肌下沉,扩大肺部空间。这一动作形成习惯后,可以增加20%-40%的吸气量。按照纪婕给出的训练计划,费敏每天坚持练习,一周时间,已经把吸气量提高至600毫升。未来,费敏的肺功能还有望进一步恢复。

纪婕表示,目前“关口前移”在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中,是公认的有效举措。对这些病人来说,“康复前移”也同样重要。“康复不是患者出院以后才开始的事,在病人卧床治疗的时候,就需要足够重视。”纪婕说,就连昏迷的病人,也需要被动运动,帮助他们保持肌肉力量、关节活动度。在病人有一定肢体功能后,医护人员可以帮助病人做辅助运动。等病人情况更好一些后,可以加入主动运动和抗阻运动,以及胸廓扩张、腹式呼吸等。这些措施将帮助患者恢复肺功能,在新冠肺炎治愈后,能尽早康复出院。目前,江苏省人医团队在武汉,已经给40多名轻症患者和10余名重症患者开展了个性化的康复治疗,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相关文章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