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吊牌迎检”是另类“随机应变”

前不久,笔者发现办公楼一层的一个牌子被摘去,挂上了另一个牌子。这种牌子换来换去的事情在基层并不鲜见。不少部门、群众团体都要求要建各种“家”,要挂牌子,有的还要求专用空间。有的基层单位办公用房有限,各组织验收时,只能临时换牌子。本来就一间屋子,挂上谁的牌子,就是谁的“家”。(8月19日《人民日报》)

吊牌是表明建筑物、构筑物功能定位的标识物,建筑物、构筑物有了吊牌,体现了有这个功能室,还能展示有人有地方专门从事某项工作任务。不得不说,吊牌是个好东西。

把办公用房的吊牌时常变换,并不是基层干部闲得慌、无事可干练手劲,都是迎接检查逼的,基层的办公用房有限,无限的专项检查,逼得基层干部随时准备一堆吊牌,谁来检查就挂相关的吊牌。

可想而知,上级部门派出检查组来检查基层工作,如果基层单位没有吊牌、没有资料员、档案室、档案盒等等,明摆着对这项工作不重视,检查组的第一印象分就基本没有了,如果后面再有点什么瑕疵,检查分肯定奠底,这半年一年又白忙乎了。因此,逼得基层在吊牌上打主意。

但是,上级又发文件了,不准基层满墙挂吊牌,于是挂谁的吊牌就标志着哪个部门的工作很重要。检查的部门多了,基层挂其他部门的吊牌迎检肯定是过不了关的。基层干部于是就“随机应变”,准备了一些与检查部门有关的吊牌,放在那里备用,谁来就糊弄谁,部门检查组也乐于被糊弄。一来二去,于是就有了记者暗访发现的临时换牌子的问题。

夸奖基层干部脑袋“灵光”“随机应变”,其实是对时下正在狠批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揭露。乡镇的办公用房有限,有多少功能室,有多少干部,有多少工作时间,县级部门并非不知道,而且吊牌也不便宜,一个吊牌几百元,上级部门几十个,这种浪费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不少部门干部却把中央为基层减负的声音不当回事,仍然按过去的检查流程办事,要求专门的功能室、专人办理、专门的档案、专卷归档等等,而乡镇无权无理由拒绝,只好在挂牌子、留痕迹、虚假迎检上下功夫。检查组看到牌子、盒子、档案就心满意足,乡镇挂牌作战应付过去便达到成功彼岸,双方将工作演成了毫无意义的戏剧,而且到时候就重复演绎一次。

其实这种挂牌迎检的闹剧,根子还在部门,正是由于部门干部要根治这种现象,还必须从根本省市县乡权责清单、规范挂牌、规范检查考核等方面下功夫,彻底纠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让检查重效果轻形式、重现场轻档案、重实绩轻吊牌,最终将基层干部从无休止的检查考核中解放出来。(杜才云)

相关文章
网站安全检测平台